人间帅爷

lofter里的大大会一直在么?

现在真的有点恐慌,喜欢了那么多年,感情都是真的,希望大家都会在

lofter还会继续存活么?因为我不上微博不太了解,但是看到了不少大大告别的话就很慌

了解的可以和我稍微解释一下么?非常感谢🙏

就是问问怎么写肉

写肉文一定需要实战经历么……像我这种嫩的一批的要是想写肉是不是还得找个pianzi看看?

【瓶邪】大张哥拒绝读吴老弟的小心心





—其实是深情(?)


—要是ooc都是我的,与三胖子无关


—小哥的心理,我得有多想不开




        张家人在被吴邪整汪家顺手整了个半死不活之后,颠颠的准备迎接大新世界了。


 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大张哥是族长,虽说没怎么离开雨村,却也实实在在的关心着这个算不上家的家。




        而且是在吴邪批准之后。




        张家如今在各行各业都有渗透,在极盛时期甚至引导过历史的发展,在未堕落至此之前,恐怕吴邪还未出生的那些年岁里,张起灵也曾凭借伪装在社会中占有一份功劳。那时,为了最好的辅助这个快要进入下坡路的家族再撑一段时日,张起灵把他仅有的情商都用来学习观察人心了。人在社会中,与他人交流这些基本的人情世故是主角,要想彻底融进去就要啃下这块硬骨头。张起灵显然成功了,还很成功,具体体现请见张秃子。




        如今坐在漏雨的雨村小屋里,听着语声嘀嗒,张起灵拿起小桌上的茶杯小啜了一小口——如今张起灵却不希望他那么擅长看清人心了。




        过分的聪慧也让他过早的看清了吴邪的心。每天早上带着睡意的早安,迷迷登登也坚持着要做的早餐,回来一定有热气缭绕的小桌子,帮他洗发时微凉的指尖。更不要说侧头倚进颈窝的依偎,骨节相触的十指相扣,灼热又急促的喘息,略带沙哑又情动的还他的名。




        张起灵很轻易的就看清了那颗跳动的鲜红的心脏,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膛发出“喜欢”的声响。


 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他把手覆上自己心口。


 


        该怎么办?自己胸膛里的这一颗早已不争气的跟着一起跳动、叫喊。他却觉得不够。爱意太深太重了,他怕自己接不住。


 


        要是这样没接住就散了,他不会原谅自己。




        远处传来他要吃醋鱼的声音,还有胖子坚决的反对,二人开始不停的跑火车的烟火声。他一边回忆着家里是否还有糖醋汁没吃完,一边无视了胖子的抗议厨房走去。




        他还能怎么办呢?




        只能今天永远比昨天更爱他。

关于大张哥的罪无可恕

        “一个人为什么会杀另一个人?”


        “......”


        “因为啊,”吴邪把手上未燃尽的烟按熄在旁边的台阶上,“感情太过了,超了范围,在这个人容纳的范围之外。”


        吴邪转过头,静静的看着旁边和他一起坐在台阶上的张起灵。看得那么认真,远处路灯的光在他眼里明灭。张起灵也静静地回望他,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一如既往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
        但是吴邪知道,他听进去了。


        凡是自己说的,他都听进去了。


        “你明白么?”


        张起灵摇摇头。


        “嘿,”吴邪咧嘴笑了,“所以你才罪无可恕。”


        话题好像结束了又好像没有,吴邪站了起来,是打算回家的样子。张起灵也站了起来,在吴邪远望愣神的当口,给他整了整围巾。


        “走了嘿。”吴邪又笑。


         黑夜里的寂静漫过了小路上的埃尘,宁静但不尴尬,两人都很喜欢这种感觉,和身边那个人一起行走,仿佛能听见时间流过的声音。只不过他们不再属于那种时间罢了。


        在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他们自成世界。


         不知又过了多久,吴邪突然开口,语气中是满满的迷茫,又带了些漫不经心:“你曾杀过那么多人......”


        张起灵听见了,也的确听进去了。


        他想,无论之前有多少人命丧他手,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这辈子最后会杀掉谁。










有关空之境界的几句话吧,加了点自己的看法什么的,觉得贼啦适合老张,就这样

【巍澜】幻境(有一点抽象轻拍)

        幻境。




        沈巍肯定这是幻境,但是他出不去。




        真是可笑,堂堂斩魂使还有出不去的幻境。




        沈巍敛了敛衣角,没有让那身黑衣沾到院子角落的花。淡黄花瓣,重瓣细蕊,在一个不是特别明亮的角落里,本身就像束光。




        他叹了口气,强迫自己把视线收回,沉沉地看着眼前的院子:旧砖古瓦、青檐白墙,又端得一阵微风,细嫩的绿从丝丝缕缕渗透进来,一滴一滴的扎在院子里,就这么过了好多年。




        园中央有一棵树,槐树,正开着花。




        真好,沈巍想,都开着花啊。




        风停了一会又起了,细细小小的,连花瓣都吹不下。沈巍就是爱极了这样的风——




        这让他想起一个人。




        不知道他在院子里立了多久,时间本身好像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,也不用着急,慢慢的、慢慢的,结局就快到了。




        沈巍开始走神,他就想啊,为什么鬼族要存在呢?天道轮回,万事立法自有定数,为什么有这样一个不被接受的霍乱出现呢?恐怕就是为了给上古先皇带去苦难的吧。




        他苦笑,终是没躲过。




        上古啊,洪荒之中天地的脊梁。天道为什么要杀了他们?万物轮回,真的就连一丝转圜都没有?




        风稍微紧了点,树下小桌上的茶快凉了。正山小种,性温味淡,刚刚好和着槐香,都是刚刚好的样子。




        可是这是幻境啊,有什么是真的呢?




        这么一想,好像也无所谓了吧。沈巍干脆放开了一直牵着衣袍的手,黑袍随着风扬起弧度,他沈巍也终于有了和这方院子一样的弧线了。他干脆泄了力,懒懒的靠在廊柱上,就这么贪眼看着院子。




        沈巍突然想起很久之前——如今破败至此的屋子尚有人居住,如今再无退路的远行仍未开始时——昆仑听女娲讲完她自己的故事后,喃喃的话:“是了,你说的对,生无悔,死无憾。”昆仑随手将一支神木细嫩的枝桠捡起,别至耳后,缓缓笑出声来,“就这样吧。”




        如此想来,这结局已是至好。




        只不过当时再无转圜。




        只不过我们仍心生侥念。




        阳光氤氲着微尘,浮动喧嚣在旧屋之中。仍然崭新的记忆带来的便是情思也沉重而漫长。沈巍坐在门槛上,将头搭在门框,缓缓地呼吸着,像是要把一切清空,从此他便自由,无拘无束行如长风。




        哪有这么好的事。




        他还是醒来了,带着绵长的过去的时光。




        在昆仑山前最后磕了一次头,斩魂刀出鞘,漆黑浓烈的光映着对面十万鬼族狰狞的面庞。




        他身后就是昆仑山,这么一来,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。




        于是他缓缓地笑了,宛如新生。




——【完】——


 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 

个人看法

说真的我要是能遇上一个像邪帝一样的人对我掏心掏肺的好,我tm一辈子爱他

康纳酱真正开始懂感情的过程(应该是长篇,但这只是小脑洞)

——康60小别扭因救哥哥返厂维修,伤的蛮严重的
——偏警探组
——康51有团宠的感觉
以上都OK的话
请——


Hank有点为难地抓着头发,无法控制眼角的余光飘向对面的RK800无害又纯良的脸上。
现在的Conner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,专注而认真的检查着面前电脑里的资料,额角LED的蓝光一圈圈闪着,认真又负责的好警察,恐怕是个人或安卓都会这么想。
——fucking android !
天知道他昨天晚上那个鬼样子是怎么回事。

昨天
Hank找到Conner的时候他正费力的把60几乎算得上残破的壳子一点点从废墟里拔出来。
“Fuck!Conner!这都发生了什么?Fourey可没和我说这里有案子!”Hank说着,一边伸手帮Conner一点点把石块移开,最后露出了Conner60的Cyber标识。
Hank愣住了。
虽然Hank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他们RK三兄弟认错,但是,他承认,那张与Conner所差无几的脸还是让他怔忡了一会。人类就是这样的啊,仅凭音色和外貌来区分眼前的人,在仿生人革命成功之后,无数重复的脸孔才让人来开始寻找新的区分方式——外衣、妆容、发型——或者,Hank所选择的——灵魂。
灵魂啊,这种东西安卓真的有么?
无数人曾考虑过。
但是,Hank看着Conner费力的把60扛在肩上,微微抿着唇,对他的疑问不出一言时,他觉得——
Fucking Android !这他吗绝对是个真正活着的小混蛋!你看看他现在——
连悲伤都学会了。
Hank无暇再想其他的了,径直伸手帮着自家·看起来面无表情·但是·自己就是认为他快哭了·的安卓分担了大半重量。
然后,一直到Cycber检查完毕,得到60需要返厂维修的消息时,Conner都没说话。

回到现在
Hank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警官,所以怪人特有的孤独氛围丝毫不能影响他,但是这是他头一次觉得,这么安静真的不好,一点也不好。



未完
本楼准高三,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,上学期间不会看手机,决定更长篇的话在高考前更不完,希望先看看反响决定是否这几天接着更(开学前)
如果真的喜欢的话请加关注谢谢,一年以后要是忘了我我就哭给你看
楼主妹子,绝不是矫情的那种,喜欢细致剖析情感,Conner和Hank应该不会ooc还请放心